包括提供库存以及提升产能

2019-03-09 10:35字体:
  

  摘要:常规电容涨幅已经达到15-25倍,这对于用料数百颗的终端来说,电容涨价的成本已经抹平了终端利润,甚至处于亏本状态。造成如今这种局面,对大陆电子产业链的影响非常恶劣,其元凶直指原厂国巨及其代理商。

  据集微网消息 , “ 这一波电容电阻涨价潮真是十年难得一见 , 涨幅已经达到15-25倍 。 ” 下游某终端厂商CEO向集微网透露 , 受此影响 , 一个用到300多颗电容电阻的4G LTE模块已处于亏本状态 , 一款用到600多颗电容电阻的路由器利润已近乎抹平 , 部分终端硬件厂商已经处于亏本倒闭的边缘 。

  去年以来 , 电容电阻等被动元器件开启了 “ 高烧 ” 模式 , 价格轮番猛涨 。 在现货市场 , 常用的0201封装104规格电容 , 从原来每千颗4元左右 , 涨到60元左右 ; 常用的0420封装105规格电容 , 从原来的每千颗6元左右 , 涨到现在的150元左右 , 且都供不应求 。 这让电容电阻原厂营收创下新高的同时 , 其代理商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。

  而电容电阻究竟缘何持续涨价 ? 巨等原厂及其代理商纷纷将原因指向供需的结构性失衡 。 可除了汽车电子等市场对高端电容电阻的需求紧缺外 , 智能硬件对中端电容电阻的产品需求真是如此紧缺吗 ?

  “ 中端电容电阻的市场需求并没有如此紧缺 , 一方面是由于原厂在限制出货 , 另一方面又联合代理商在囤货炒货 。 ” 上述CEO透露 , 造成如今这种局面 , 对大陆电子产业链的影响非常恶劣 , 不利于大陆电子产业的稳定健康成长 , 其元凶直指原厂国巨及某代理商 。

  国巨是全球第三大电容原厂 , 深谙中国大陆MLCC市场的结构瓶颈及其自身所扮演的角色 。 由于MLCC的技术和产能分布存在较为明显的地域性特征 , 中国大陆厂商主要生产大尺寸 、 低电容值的产品 , 技术含量相对较低 ; 日系厂商主要生产小尺寸 、 高电容值的产品 , 技术含量很高 ; 以国巨为代表的台系厂商则位于二者之间 。

  尤其是日系原厂在2016年年底开始放弃部分中端MLCC市场转向高端后 , 中国大陆不少中高端客户开始转单国巨等台湾原厂 。 台湾被动元件巨头国巨随之酝酿推动MLCC涨价大潮 , 带动华新科等台湾被动元件厂商纷纷涨价 。

  2017年4月20日 , 国巨开始发布第一份MLCC涨价通知 , 随后按季度分别在2017年6月19日 、 9月7日以及12月1日发布MLCC涨价通知 , 涨幅之大让友商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。

  业内人士透露 , 2017年除了这几次公开涨价外 , 国巨还数次借其子公司和某代理商向客户发布涨价通知 ; 到了2018年后 , 国巨及其子公司开始以中国大陆环保政策的由头 , 频频涨价 , 业绩大振 。

  尝到甜头的国巨开始把涨价的 “ 高烧 ” 传递至电阻 , 国巨除了是全球第三代电容原厂外 , 同时也是全球第一大电阻原厂 。 2018年1月2日 , 国巨借控股公司旺诠向客户发布电阻涨价 , 率先打响电阻涨价第一枪 , 如法炮制了MLCC的涨价模式 。

  在电容电阻频频涨价的带动下 , 国巨营收大涨 , 股价也随之一路飙升 。 从2017年7月7日到2018年7月6日 , 国巨股价由每股106元新台币 , 飙涨到1175元新台币 。 一年之内 , 国巨股价涨幅超过11倍 , 涨幅之大 , 远非其他厂商所能及 。

  上述CEO透露 , 除了直接涨价外 , 国巨及其子公司还限定部分产品停止接单 , 甚至还会要求工厂限制出货 ; 而在其出货的产品中 , 除了满足少部分直供的终端大客户外 , 其余订单很多流向了其代理商 。

  于是在国巨放大市场需求的缺口下 , 国巨某代理商就有了更多操作的空间来实现炒货的目的 。 至于具体炒货的方式 , 该CEO进一步透露 , 国巨把货供给某代理商之后 , 一起以某代理商的名义联合多家有实力的其他代理商组团 , 大幅抬高国巨产品在现货市场的价格 。

  事实上 , 国巨联合某代理商炒货不仅仅只是单靠哄抬市价 。 对于下游终端厂商而言 , 按照时间周期 , 保障终端产品正常上市是非常重要的 , 一旦电容电阻交期延长 , 终端产品上市进程无疑会被拖累 。

  国巨联合某代理商正是切中要害 , 屡屡延长交期 , 大幅拉高产品价格 。 国巨某代理商的客户向集微网表示 , 国巨该代理商的电容电阻明面涨价不会很高 , 但客户找其出货时 , 会故意称没现货 , 甚至说半年内都没货 , 且向该客户推荐可靠货源的其他代理商 , 可其介绍的代理商也会说没货 , 于是会再向该客户介绍另外的代理商或是贸易商 , 通过层层介绍四处找货 , 直到客户最终高价出货为止 , 交期也延长到了1-2个月 。

  “ 正是通过这种恶劣的玩法 , 不断拉长交货周期 , 加剧电容电阻涨价潮 。 ” 国巨某代理商的客户进一步称 , 根据利来国际平台的介绍 , 下游客户找到的一个个中小代理商 , 甚至是贸易商 , 其实都与利来国际平台关联密切 , 其中要么是利来国际平台的控股子公司 , 要么是其出资方等 , 货源都是来自利来国际平台 。

  如此一来 , 不单是最后交货的代理商受益 , 利来国际平台及背后的国巨也都大赚特赚 。 那么 , 最终国巨的电容电阻到底涨价到什么地步 ?

  上述CEO称 , 以4G LTE模块为例 , 在其常用到的104和105规格电容中 , 104规格从原来的每千颗4元左右涨到60元左右 , 105规格从原来的每千颗6元左右涨到150元左右 , 涨了15-25倍 。 这些常用规格的电容还经常缺货 , 现货市场价格只会更高 , 贸易商出货的价格甚至会在这个价格上再涨一半 。 而对于大陆的终端厂商来说 , 一个高端4G LTE模块的利润也不一定到2美金 , 这完全是让终端厂商在做亏本的买卖 , 很多电力电表中用到的模块很多都在亏本出售 。

  “ 我们公司已经创立已经十余年 , 而当前电容电阻价格疯涨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 , 公司也从没有像今年一样运营艰难 , 以往每年都至少都能赚数千万 , 今年将会直接亏损 。 ” 该CEO进一步称 , 由于高端4G LTE模块所需的MLCC , 大陆原厂风华高科和宇阳都还无法满足其产品要求 , 日系原厂又在减产 , 迫使大陆很多终端厂商只有选择买国巨的产品 。 然而 , 在其电容电阻如此大的涨幅之下 , 今年很多终端硬件厂商都将亏本 , 已经严重影响到终端厂商的生死存亡 。

  虽然国巨的电容电阻价格疯涨 , 但对终端厂商来说 , 整机很难涨价 。 因为很多厂商都是按照之前签订了合约执行 , 整机不但没理由涨价 , 还要按时交货 , 亏本也就避无可避 。

  而在国巨的涨价带动下 , 日系厂商村田也在跟着涨价 。 日前 , 村田对客户发出通知 , 对公司部分MLCC产品进行涨价 。 村田代理商向记者表示 , 一直以来 , 村田内部是分涨价和不涨价两派 , 现在国巨在不断涨价 , 村田原厂迫于各方面压力 , 也不得不开始涨价 。

  受此影响 , 风华高科和宇阳也都在涨价 , 只是涨价幅度远没有国巨那么高 , 整个被动元件市场进入了一种恶性循环模式 , 对下游终端厂商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。

  于是市场有传闻称 , 国巨电子中国区经理日前表示 , 国巨MLCC将降价10% ; 不过 , 国巨官方马上辟谣否认 , 并表示MLCC没有降价空间 , 未来只可能继续涨价 。

  坦白来讲 , 国巨之所以敢如此坚定继续涨价 , 还是看准了大陆MLCC原厂尚存的差距很难快速赶上 。 虽然大陆电容原厂在持续追赶 , 但在材料 、 工艺 、 性能等方面还是有所欠缺 , 特别是对于高精密度的高端电容产品 , 大陆MLCC原厂与国巨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。

  而大陆终端厂商排除中兴华为等大企业 , 可以直接从原厂拿货 , 涨价不会产生很大影响 。中小终端厂商无法从原厂直接拿货,只有通过代理商渠道,这一渠道的电容电阻价格涨幅都已经达到20-30倍,对终端厂商来说,这已经抹平了其整机成品的利润,甚至在亏本买卖,影响甚大。

  如果真如国巨所说 , MLCC没有降价空间 , 未来只可能继续涨价 , 那么代理商渠道的现货价格将会更为昂贵 , 这对中小终端厂商来说 , 无疑是一场行业灾难 , 继续生产终端成品的价值又将何以焉附 ?

  面对这波十年难得一见的电容电阻涨价潮 , 上述CEO认为 , 目前没有解决办法 , 只有高价去买 , 现在不少终端厂商都在硬撑 , 一旦有企业撑不下去了 , 企业倒闭也可能就在旦夕之间 。 终端厂商亏本倒闭 , 国巨又何以焉附 ! 那么最终 , 国巨一年内翻11番的股票又将作何支撑 ? 国巨的某代理商又该重新去抱谁的大腿 ? 国巨未来面对的 , 或将是比行业指责更大的商业契约的 “ 拷问 ” 。

  从供应端来看,日韩系厂商将业务重心转向工业、新能源汽车及医疗等高端市场,逐渐淡出0.1uf-1uf的低容市场,是2017年MLCC缺货的一大原因,加上三星MLCC厂房搬迁的影响,令MLCC市场供应“雪上加霜”。

  日韩系大厂放弃了1uf以下中低容MLCC市场往车载、工业等领域转移,也是是导致当前中大尺寸低容MLCC缺货的主要原因。目前,TDK已经完全放弃了消费类市场专攻汽车和工业,三星、京瓷和太诱前两年都已经在转移重心了,村田也在逐步放弃1210、1206等中大尺寸低容市场。事实上,2017年,低容市场的缺货也让这些巨头措手不及,当然,它们也不可能再回头针对这些已经放弃的市场重新开出产能。因此,日韩系的战略转移给了台系和陆系厂商机会。

  京瓷(中国)商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东山清彦坦言,目前,京瓷MLCC产品线不是特别丰富,主要是针对高端市场的小型化和高容的产品。

  从应用端对MLCC的性能要求来看,汽车、工业、医疗等应用比消费类应用要求高很多,就拿温度来说,MLCC在消费类电子应用的温度只需达到85度,而汽车类应用要求达到125度、150度甚至200度,同时,汽车对MLCC的可靠性与测试环境要求也更严格。日韩系大厂在MLCC材料、设备和技术积累上也更有优势,专攻高端市场亦是情理之中。

  从需求端来看,郑春辉表示,MLCC缺货和涨价得益于智能手机对MLCC单机搭载量的提升、无线充电需求的暴涨、物联网中Wi-Fi等无线传输模块需求量的增长以及网通产品的爆发带来的利好,同时纯电动汽车对MLCC需求量的惊人增长也是MLCC供应紧张的原因。

  据风华高科相关人士透露,截至2017年底MLCC的缺口达到1000-2000亿只,在尺寸上0402、0603、0805、1206等中大型号供应更为紧缺,主要得益于移动通信、汽车与LED市场的拉动,而智能手机无线充电用的NPO MLCC料号,涨幅更是在10倍以上,不过这颗NPO料号即便价高也无货供应。

  记者获悉,截至2017年底,部分MLCC厂商已经停止接单,而仍在继续接单的厂商,交货周期也是一再延长。大陆厂商的交货周期由之前的4-6周变为现在的8-12周,台系厂商交期延长至12-16周,日系厂商的交期甚至延长到24周。

  2017年MLCC缺货与涨价持续了整年,随着2018年到来,三星电机、村田以及宇阳等上游原厂依旧看好这波行情,并称MLCC紧俏的行情可望延续到2018年年底。

  村田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总裁丸山英毅从两方面解读了市场对MLCC需求的增长。一方面,智能手机市场虽然已趋于饱和,但轻薄化和新功能的加入不仅对MLCC有更多的需求,还对MLCC的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;另一方面,PC、游戏机、物联网等领域对MLCC也有较大的需求。同时,在苹果iPhone增加无线充电功能之后,市场对NPO MLCC的需求也快速上升,这也使缺货和涨价情况更加严峻。可以预见的是,2018年MLCC将会持续缺货,并且缺口将比2017年更为严重。

  台湾MLCC巨头国巨曾表示,2018年MLCC供需状况持续紧缺,受新型智能手机拉货动能强劲,高毛利车用电子及工业级MLCC产品出货比重提升。鉴于此,国巨将提高利基型MLCC产品比重(大约在10%-15%之间),行情可延续到2018年底。预计2018年国巨业绩可望较2017年成长15%-20%,或创历史新高。

  事实上,国巨在2017年已经4度调涨部分品项MLCC产品价格,其紧缺的MLCC产品包括高容、低容和高压的MLCC品类。在2017年第四季度,国巨发布涨价通知,针对通信、工业用NPO MLCC调涨报价20-30%,该应用将以手机、手机充电器、电源供应器等产品为主,约有15%的MLCC规格受惠。

  “解决缺货问题最有效的措施当然是提升产能”,丸山英毅表示村田在看到MLCC缺货的情况之后已经动用了所有可以使用的资源去满足市场需求,包括提供库存以及提升产能。提升产能方面村田有长期的计划,例如在2017财年有2600亿日元的设备投入来提高产能,未来还将持续投入,但产能的提升并非立竿见影,工厂的建设和投产都需要时间。“由于MLCC的需求仍在保持两位数增长,我们的产能2018年年底才能有明显提升”。

  某原厂预计,MLCC缺货缓解时间是2018年底,在扩充产能方面,原厂都比较谨慎,因为在设备采购、人工成本上都不小的投入,设备购买运输也需要时间,且明年的市场需求现在不能完全看清。以前MLCC的生产周期是21天,从下订单到出货在一个月左右,而现在是六个月,部分厂商已经停止接单。相对而言,中小型客户将缺货更严重,大型客户因跟原厂有供货协议,因此不会遭受太高的涨价幅度。

  郑春晖也表示,2018年Q4并不是所有的型号都可以得到缓解,预计2018年智能手机对MLCC仍将维持2017年的需求量,但电动汽车、物联网对MLCC的需求将在2017年的基础上仍会有大幅增长。在扩产计划上,郑春晖预计原厂对小尺寸封装的MLCC的扩产会多于中大尺寸的扩充,用于无线充电的NPO料号目前缺口最大,但会在各家的相继投产中逐步缓解紧缺危机。

产品分类CATEGORY

    联系我们CONTACT

    全国服务热线:
    4006-026-000
    地 址:江苏省南京市西善桥南路118号利来国际平台大厦
    电 话:4006-026-000
    传 真:+86-25-52415096
    邮 箱:13254867@qq.com